近期,北京市紀委公佈了今年前8月各級紀檢監察機關辦案“成績單”——共立案772件,給予黨紀政紀處分608人。其中局級5人,縣處級101人、鄉科級178人;移送司法機關94人。
  不論是查案辦案數量還是力度都前所未見。
  在中央“反腐風暴”的高壓態勢下,北京基層紀委通過內設機構、人員配備調整等,將力量聚焦於辦案“主業”;硬件設施上,各區縣紀委也將專設“談話室”,軟牆軟桌,電腦“隔空”指揮,一切都遵從標準化。
  【線索收集】
  海量舉報信中尋找蛛絲馬跡
  海量舉報信中,往往藏著“大老虎”。從數以萬計的舉報信中挖出大貪官,是紀委反腐的一大絕招。
  “反腐風暴”中的林明(化名),感覺日子是被一個個案件推著在走。
  “一睜眼就是案子。”作為一名負責查辦案件的北京基層紀委幹部,每天都在查案子。
  今年,北京市各級紀檢監察機關都面臨查辦案件的高峰。數據顯示,今年前8月,全市紀檢監察機關總共立案772件,增長63.6%。
  從立案的增長率看,北京西城、丰台、門頭溝、懷柔等區縣,都翻了一倍多。昌平區今年1-8月總共查辦了42件案件,已經超過去年全年(39件)。
  “以往由區紀委‘直查’的案件並不多,兩個月查五六個案子效率已經算很高了,今年的辦案數量將會是歷史最高點。”昌平區紀委相關負責人說。
  目前,紀委“搜羅”違紀違法線索的主要渠道,還是源自群眾舉報。據統計,今年北京全市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共接受紀內信訪舉報14313件(次)。紀委需要對每件舉報線索逐一核查。很多大案要案的線索,都來自海量“舉報信”中的蛛絲馬跡。
  一名區縣紀委副書記認為,一方面,反腐敗形勢激發了老百姓的監督舉報熱情。一方面,紀委對於案件線索的“過篩”更加嚴格了。
  他解釋,過去紀委主要篩查“大案要案”線索,今年,按照中紀委“抓早抓小”的精神,對違紀苗頭也要重視,不能放任其“養”成大案。
  從一封舉報信的“蛛絲馬跡”到案件成立,需要紀委幹部大量的工作。在林明讀到的舉報信中,很多只有“時間地點人物”等模糊的信息。辦案人員還需要花上不少時間四處奔波,進一步搜尋證據。
  “一個案件的基礎情況,常常要花上一個月去摸清。”林明說。
  【調查取證】
  細摳銀行賬目形成證據鏈
  一個案件的成立,需要涉案者的主觀動機和客觀證據相互印證。辦案人員時常會面對一張開戶十餘年的銀行戶頭,在數千筆業務中一個個核對。在正面接觸“對手”之前,他們都能將案情各個細節倒背如流。
  在紀委的內設機構中,“紀檢監察室”主要負責案件查處辦理工作。今年,北京各區縣紀檢監察機關完成了內設機構的調整,從事紀檢監察“主業”的部門占到六成以上。
  各區縣紀委辦案人員隊伍也進行了重新“集結”。紀委辦案時常需要“連續作戰”,紀檢監察室的辦案人員一般會傾向於選擇一些三四十歲的“年富力強”人員。擔任某區縣紀委紀檢監察室主任的林明,年齡是33歲。
  隨案件數量攀升,基層紀委辦案人員數量大為增加。東城區紀委8月初剛完成內設機構調整,從事紀檢監察主業的部門為8個,占內設機構總數的66.7%;直接辦案人員37人,占機關總人數的64%。東城紀委相關負責人表示,“這樣更有利於把主要力量放在辦案上。”
  林明所在的紀檢監察室共有4名辦案人員。在接到一個新案子時,他們會分頭“出手”搜羅證據。在他看來,取證環節非常關鍵。因為從目前的案件特點來看,違紀問題通常會伴隨違法。
  比如,到銀行調取案件的基礎證據時,辦案人員時常會面對一張開戶十餘年的銀行戶頭,在數千筆業務中一個個核對。
  今年,昌平區查處了一起政府採購中心原主任、副主任腐敗案。因案情需要,辦案人員對政府採購中心7年的賬目逐一核查,賬目攤滿了3米多長的辦公桌。辦案人員請來了專業審計人員,整整核查了一個月,最終梳理出了7大項26個問題。
  辦案人員分頭取證之後,還需要反反覆復地討論案情,設想應如何突破“對手”。通常在正面接觸“對手”之前,所有辦案人員都已能夠將案情各個細節倒背如流。
  【正面交鋒】
  “談話室”電腦系統隔空指揮
  在官場,有這樣一種說法:“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紀委找談話。”紀委談話室讓多少貪官的最後一道防線崩潰!對於談話的地點,北京市紀委要求各區縣都要專門設立至少3個“談話室”。
  搜集了足夠的證據後,辦案人員將開始約談“對手”。
  一般來說,對於在職幹部,紀檢監察機關會“通過組織辦事”,告知對方幾點幾分到紀委瞭解情況。如果是社會人士,辦案人員可能會直接“撲”到單位,或以電話形式通知。
  談話的地點,則是規範化的“談話室”。這裡不僅能夠營造適合調查的嚴肅氛圍,硬件設備也有助於提高辦案效率。而在以往,基層紀委約見談話對象時,通常是找一個空會議室、辦公室。
  按照北京市紀委的要求,各區縣要專門設立至少3個“談話室”,今年,昌平區紀委已率先建成5個規範化“談話室”。在約十平米的房間內,除了地面都被佈置成白色。為了防止意外的發生,桌椅、牆壁、門窗都經過了“軟包”的特殊處理,即使拳頭砸上去,也只會發出悶響。窗戶加裝了欄桿,欄桿縫隙只能伸入一隻手。
  談話室隔壁,還設有專門的指揮間。指揮人員和辦案人員可以通過電腦系統,進行即時的信息溝通,這樣就可做到“不動聲色”地調度,無須打斷談話的節奏。
  “談話是一個攻心的過程。”一線反腐辦案人員表示,一個案件的成立,需要涉案者的主觀動機和客觀證據相互印證。正因此,談話環節對辦案人員的要求極高。因為它事先難以設計,需要臨場靈活準確地運用證據,還要進行緊張的“心理戰”。
  【反腐新舉】
  專案組緊盯“小官巨腐”
  除了常規案件,今年北京對“小官巨腐”的查處力度空前加強。目前各區縣紀委普遍已針對農村黨員幹部腐化、“小官大貪”等問題作出了相應部署,有區縣專門設立了專案組。
  “小官巨腐”問題為公眾詬病已久,北京對此進行了“總攻式”打擊——市紀委近日通報稱,正在對56名鄉村幹部違紀違法問題嚴厲查處。朝陽區孫河鄉原黨委書記紀海義受賄9000餘萬元、海澱區西北旺鎮皇后店村會計陳萬壽挪用資金1.19億元、延慶縣舊縣鎮農村經濟經營管理中心原主任袁學勤挪用公款2400萬元的案例,可謂觸目驚心。
  各區縣治理“小官巨腐”也頻出奇招。近期昌平區專門抽調人員成立了查處農村兩委等“小官”問題的專案組。對於相關案件線索,將會由該專案組承接查辦。
  一些區則對涉農案件直查直辦。丰台區紀委副書記、監察局局長胡春溪近日表示,對於發生在農村的一些比較重大的腐敗問題,由丰台區紀委直查直辦。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表示,反腐應堅持建立自上而下、統一的制度和規範。從長遠來看,反腐應避免流於“運動式”,應通過制度和規範的樹立,著力於堅持反腐的“常態化”。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溫薷 郭超  (原標題:北京區縣紀委專設“談話室”反腐)
創作者介紹

導演

lhuvuunuy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