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焰˙死神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愛情】
     他們往村子行去,街上到是有許多的人來來往往,甚是熱鬧。      “我要去我舅公家,但是他家偏偏是在那座山的山頭,我想我們還是先找間旅館歇息,明日在前往,只需半天便可以到達。”      宧向佐助說道,佐助沒說什麼只是輕輕的點頭。      剛好這附近旅館甚多,便隨便找了間。      櫻找了個椅子坐下,走了千里路不免感到疲乏。      “姐…..妳口中說的舅公…..”      “櫻,我舅公便是妳舅公,明日妳到那時便忘了叫聲舅公,要是讓人家覺得沒禮貌那麼人家要是不收留………..”      宧停住了口,她本來要說『要是不收留妳,可就糟糕了』。      但是櫻早已聽了出來,不免感到驚訝,又想想姐姐大概知道自己快要離開她,便才請人收留她。      櫻立即跑到宧的身前,跪了下來。      “姐姐……拜託妳不要離我,我都知道了……佐助他是死神….不久便要帶走妳…..妳別走….我我……我會活不成了…..”      宧聽了櫻說的話甚是駭然,便往佐助看去,只見佐助雙目緊閉,並沒有絲毫反應。      “佐助…..他都告訴妳了?”      “恩”      宧站了起來,沒有理會櫻,反而走向佐助。      “你….你為什麼告訴她?”      “我沒說,是她機靈。”      宧看佐助說話甚是冷淡,也猜想到櫻必然和佐助之間有發生了些她不知道的事,而且最近又發現佐助和櫻之間的動靜大有不同,不過想想既然櫻知道這件事也是沒什麼差,反正到頭來她死了櫻還會是知道,但是一想到她和佐助之間唯一的秘密竟被櫻知道,心裡不免感到有些氣憤。      因為她明顯的感覺到櫻和佐助之間參雜了另一種關係。      她也發現自己對佐助動了真心。               櫻卻十分敬愛自己的姊姊,當時要不是她發現自己流浪街頭,自己能活到今天也是不可能的。      “姐姐….妳不要怪佐助….是我發現的…..姐姐…不要把我留在舅公家…請妳…..請妳……..不要走…..”櫻說到這便忍不住哭了聲音來。      宧二話不說便衝出門,她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如此激動。      “姐!姐!”      佐助看了看知道自己也必須跟著出去,要是宧有什麼危險,他的任務便會失敗,但是他又擔心櫻自己留在旅館會被關邑捉住,不覺中他竟然左右為難,要是平常的他絕對會已宧為優先,更殘忍的說法應該是以任務為優先,但是他現在卻猶豫了。            【愛之禁忌】在神不知鬼不覺中,開始纏繞他的靈魂。            “佐助你快去找姐姐吧……我不會有是的…..”      “別想不開。”      櫻楞了楞,她還記得自己以前曾經因為失去父母親兒想要自殺。      “我不會的……”      佐助卻往前走,看著櫻,用十分溫柔的語氣說。      “妳知道妳為什麼看的見我?”      櫻看著佐助,對佐助的舉動感到訝異,他也許不知道佐助自己也十分訝異,佐助也不知道為什麼,就這樣忍不住。      “因為妳曾經想要自殺,表示妳曾經走過陰間。”      “這……..”      “別想不開了,人終究是會離開的。”      櫻聽了,雖然感謝佐助這樣的安慰她,但是她也聽了出來佐助是不會放棄奪走宧的靈魂,不禁又落淚。      佐助見櫻又再次落淚,終於忍不住問了。      “妳……為什麼哭?”      櫻楞了楞,心裡才明白原來死神,不了解感情。      “因為….我難過…”      “難過就會哭?”      “不…..有時哭也是會因為開心….”櫻說道一半便不再繼續說下去。      佐助楞了楞才發現自己又問了怪問題,便住了嘴起身。      “我走了,妳自己得小心些。”      “我會的,你快去找姐姐吧!免的她走遠了”      佐助應了一聲,便往外奔去。      櫻看著佐助的背影,竟然有些心痛?               她摸著自己的胸口,明明看不見傷口,卻是這般的難過。            這是…….忌妒?                           佐助沒多久便找著了宧,還好她跑的不遠,或者要說是宧正在等待佐助前來找她。      佐助見宧坐在一河水邊,玩弄著一朵菊花。      佐助走向前,便也坐在宧的身邊看著她玩弄著花朵。      “這次…..你比較晚追來了。”宧淡淡的說道,平常要是她跑開佐助便會馬上出現,但這次卻緩了許多,想也知道必是了為什麼而猶豫。      她知道,那便是櫻了。                     “抱歉”      “不需要道歉,我才感到抱歉…….沒想到我竟然會因為你……向櫻吃醋。”      佐沒有回應她,但並不是因為故意不答,而是因為他不懂這話的意思。      “呵呵…..我真的是徹底的輸了……竟然……會……”      “妳到底在說些什麼?”      佐助忍不住問,他沒想到他這麼一問可是徹徹底底傷了宧的心,但是宧卻沒有表現出來,她早就料想到了,佐助完全不懂愛情,所以別人愛上他根本渾然不覺。      當然,當他愛上別人時,他也是渾然不覺。      宧苦笑,便將手上的花朵遞給佐助。      佐助並沒有收下。      “佐助…..我是第幾個和你定契約的女人?”宧故意將女人特別放大,因為她只是想知道女人。      “算是兩百零八個吧…….幹麻問這?”佐助聰明機智這點小數字也不是問題。      “恩…..至少有這兩百零七個女人陪我一起成為…………被你所迷卻又被傷的女人,這樣我也就不會因為你的拒絕而感到丟臉。”      宧想想也知道,這些女人必定會被佐助迷的魂神顛倒,她自己就是。      佐助輕輕的應聲,他完全不懂宧在說什麼,便隨便帶過。      “佐助……你知道什麼是愛嗎?”      宧到是問了佐助完全不懂得問題。      “我不懂愛。”      “你想知道嗎?”      佐助沒有回應,他只覺得愛情是個十分陌生的名詞,但是當他看到關邑為了那女人整個人完全變了,便覺得愛情必然不是什麼好的。      宧見佐助沒反應,便打算繼續說。      “當你願意為對方付出性命,在所不惜,而且還無時無刻想要待在她身邊保護她,關心她…….那便是了。”      佐助安靜聽著。      “愛情是動詞…..不是名詞……”      “動詞?”      “恩”      宧有些高興佐助有在聽她說話。      “動詞是嗎……”      “是阿,動詞,當你願意奮不顧身保護你所愛的人那便是愛了。”      佐助突然想起自己在和關邑戰鬥時,一心不希望櫻受到傷害,那算是愛嗎?      他不禁鎖緊眉頭,似乎還是不能了解,宧看了看,便大概知道佐助在苦惱什麼。      “佐助,也許你不知道…….”      “什麼?”      “你已經走在愛情邊圍了。”      “不可能的。”      佐助知道愛情是他所不能碰的,所以他深信他不會被這所迷惑。               可惜,死神也會判斷錯誤,不是嗎?               宧苦笑了一下,現在最清楚佐助的便是她了。      “看來…..我還是比不過她……”宧不禁苦嘆。      “誰?”      “沒什麼。”      佐助看了看,便又想起櫻還在旅館裡,擔心關邑這傢伙會跑來。      便起身,看著宧說道“我們快回去吧”      宧看了看,起身卻沒有動雙腳。      “怎麼了?”      “佐助,我有個要求。”      “恩,說吧,我會在妳死前完成妳所託付我的事。”      宧知道佐助只不過是要完成任務才會這麼說,心中不禁一冷。      “請讓我…..抱著你….”      佐助不懂擁抱的深層意義,便點頭答應。      宧抱著佐助,心中卻是有說不出的酸痛。      一會兒她脫離佐助的懷中      “佐助,請記得,擁抱是不能隨便給外人的。”      “為什麼?”      “我說過愛情是動詞,對吧?”      “恩”      “所以…..擁抱是只能獻給愛人的….知道嗎?”      佐助沒有回應。      『擁抱是只能獻給愛人的』這句話到是牢牢的釘在他的心坎上。      宧這樣對他說,只不過是怕他會愛錯吧,因為她自己就是愛錯了,才會這一般的苦,她愛佐助所以她付出了行動。      “那我們快走吧。”      “恩”      宧心裡也是也些擔心櫻,所以他們立刻感到旅館那處。      還好旅館內並沒有什麼破壞的跡象,櫻也好端端的躺在床上,看來是睡著了。      佐助鬆了一口氣,便才猛然覺醒,這才想到原來自己對櫻十分放不下心。      但是又打消了這奇怪的想法,趕緊走進櫻的床邊。      突然他感覺有些不對勁,便立即往櫻的臉看去,雖然外表沒什麼不對。      但他確實感覺到靈氣有明顯的起伏。      便伸手放在櫻的額上,閉緊雙目想要感受櫻的靈氣,突然他全身一震,立即跳開。      宧見了便向前去。      “怎麼了?”      “糟糕!我們太大意了!”      佐助這麼一說,宧雖然還搞不清楚狀況,但是也十分緊張。      佐助向前去,將櫻扶起來使她坐著,便又到她的後方以盤腿的方式坐。      宧見佐助閉上眼睛,突然他的四周圍冒著藍色的靈氣,不知道是些什麼。      不久那些靈氣消失,佐助的臉卻大有變色。      佐助將櫻躺回床上,便找個椅子坐下休息,只見他滿身是汗,看起來似乎很難過。      “佐助,到底怎麼了?”      “關邑那傢伙…….竟然……”      “關邑?你是說上次那位跑到我夢裡的?”      佐助點點頭,便才繼續說道。      “他已經和櫻訂下契約。”      “什麼?”      宧甚是驚訝,萬萬沒想到櫻竟然也和死神訂了契約。      “櫻被強迫,契約便就這樣的成立了。”      “結果呢?櫻現在到底是怎樣?我看她好端端的……但是你怎麼…..”      “我剛剛發現她靈氣和之前大有不同,便用我的靈氣去細查,發現她…….她靈氣甚是弱。”      “為什麼?”宧驚乎,難道是剛剛關邑來過?      “因為…..關邑他…….快死了……”      “快死…..?”      死神和人類訂契約,倘若死神性命將衰,那麼和他訂契約的人類也將死亡。      佐助想來想去也不可能是他將關邑打死,他的確是將關邑打成重傷但並不至於讓他喪命,因為他那時也有想到如果關邑死了那麼櫻也會死。      突然他想起,死神爺。                        佐助將所有的事情告訴了宧,卻沒有告訴他死神爺和關邑犯了【愛之禁忌】的事。      “所以你剛剛…..”      “我剛剛只不過是拖延她的壽命。”      宧跪了下來,無法相信。      “不會吧…..櫻她…..”      佐助看了看,心中也有涼意經過,他只知道自己希望櫻能夠繼續活在這世界,卻不知道自己這麼想的原因。            人只要死了,便會化成令種靈體,即使是死神也會認不出這靈體在世上原本的模樣。      所以櫻死了成了靈體,那麼佐助也認不出。      “我們就不用到妳舅公家了。”      “恩”         宧知道,櫻也沒有體力上前去。         佐助望著櫻蒼白的臉。                        便想起她那晚照顧他的傷勢。                        櫻現在體內存在著兩種靈體,其中是她的。      另外的便是佐助的。                                             靈體的融合。   
    ﹃ 待續˙未完 ﹄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
創作者介紹

導演

lhuvuunuy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